原标题:50年后,我们边带孙子边蹦迪

原标题:50年后,我们边带孙子边蹦迪

新媒体管家

“什么,您老八十了?”

我看着眼前慌神到说不出话来的小伙子,习惯性地耸耸肩,然后打个响指,酒保递过一瓶啤酒,我塞给他,算是补偿精神损失。这些小屁孩儿心理素质真差,八十老太蹦迪有什么好惊讶的。

我叫武则天,女,身份证年龄80。

我每晚11点都会来这个迪厅,兴致来了就下场扭一会儿,没心情就坐在吧台喝点酒。最近在研究DJ舞曲,打算手熟之后把台上的小黄毛踹走,都什么年代了还听这种慢摇,年纪轻轻就开始养生?

场内,酒精味、香烟味、人声鼎沸;文身妞、耳钉仔,青春超载。

我喜欢这种感觉,这才叫享受人生,有人喊过我好多次去跳广场舞,我差点跟她翻脸,六十岁小年轻才干的事,我瞎凑活什么。

抬手看下表,0:00am,他没来,我准备走。他是我在这边调教的一个舞伴,今年七十,挺可爱的。

屁股刚离座,一个满头银发、身穿白色休闲西服、黑色修身马裤的小老头出现在我面前。他还是老样子,抱怨这套穿着不合适。

他懂个屁,西服配马裤,不走寻常路,六十年前都这么穿,这叫复古潮流。

我玩得是拉丁,他只会华尔兹,不是一个路数。最开始我懒得带他,他死缠烂打不放,说在我身上看到了久违的青春。跟一个比他大十岁的人说青春,这种搭讪真得很烂。

不过我跟其他小年轻更玩不到一块儿去,有的还没我孙子大,骂起来不顺嘴。

跳半个小时之后,他说累了歇会。我没嗨够,就又扭了十五分钟。回座位之后他端给我一杯红酒,看我喝完他一阵邪笑,“找个地儿,玩会?”

哼,我就知道跳舞时心不在焉的他在想什么。

我跟他出迪厅,到旁边的酒店开了个钟点房。刚进门他就急不可耐地脱外套,说热。我没理他,知道接下来需要充分的体力,刚蹦完迪一身汗,要先去洗个热水澡舒缓一下。我出来后头发都没擦干他就火急火燎地说快来快来。

我拿起手机,看见他给我抢到安其拉,就知道这把稳了。没办法,人送外号宇宙第一烧烤,两级一血,四级暴走,十分钟超神,十五分钟他们不投就只能躲在泉水里瑟瑟发抖。

我孙子是国家队的主力ad,他就是我从小手把手带出来的,这种路人局没有太大难度。据说有人申请游戏进行年龄分区,因为只要有我们这帮经验丰富的老家伙在,他们小年轻就只有被吊打的份,天天痛不欲生的都想删号。

突然想起当年拼命围住堵截小学生,时代还真是变了。

抬手看看表,2:00am,我放下手机,说不玩了回家。他让我先走,自己再待会,反正回去也是一个人。

我出门后戴上头盔,跨上最新款悍马机车,狠踩一脚油门,一路风驰电掣到家。卸妆之后又敷面膜,同时翻几页枕边书,然后入睡,一夜无梦。

铃铃铃~

七点的闹钟响起,我醒后照常在楼下健身房跑半个小时步。生命在于运动,熬夜修仙不怕,但不锻炼那真是作死。

吃过自己拌的蔬菜沙拉,时间正好8:00,约了法语老师上课。本来我还想多选几门,老师说贪多嚼不烂。同时她很纳闷,都有翻译器了干嘛还费气力学语言。

老人家的矛盾就在于此,每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就时间最多,但偏偏余生长度又最短,想办法让自己活得丰富优雅才是王道。

10:00一到,我跟老师告辞,跨上机车又驶向城市的另外一边。很久之前就想弄一个文身,但自己设计的图案一直不满意,打磨半个月终于搞定。

几十年的老文身师傅,手艺就是好,做得比我想得都好。他说我很酷,一般上年纪的人都觉得这是年轻人的专属。

我笑笑没说话,自己的人生,干嘛要设限。

12:00,火锅店。

我刚进门,三个加起来都有200岁的太太们就冲我一顿招手。我们是几十年的老闺蜜,每个月都要定期约饭。

我还没开口,她们就一脸调侃,哎呦,听说某人找了一位小开,还开房了?我瞪了一眼木子,这事儿也就跟她说过。另外两个人不依不饶,“抱怨”我偏心,没跟她俩说。

木子又一次劝我,人好就谈谈试试,爱情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来得这么莫名其妙,事成后给你包个大红包,恭喜老来俏,哈哈哈哈。我无奈,说没影的事儿,蹦迪认识的,老小孩儿,就知道玩游戏。

一提到游戏,她们三个立马掏出手机,说趁菜还没上,赶紧开一局。得,几十年什么都变了,唯一没变的就这个。

吃吃喝喝到14:00,酒足饭饱后我们又搭木子的车,去棋牌室搓麻。吹着空调喝着茶,点炮的给钞票,谁赢了谁买单,图个乐呵。

期间木子接到一个电话,她听完说两个字就挂了:没空。一问原来是孙子让她帮忙带孩子,她气呼呼地说,他们想得挺美,自己出去玩把娃丢在家。老娘自己都玩不够,带个屁的孩子。

20:00,TFMEN演唱会现场。

我们看着舞台上卖力演唱的三个中年大叔,回想起当年他们还是那么一小只,再瞧瞧各自满头的银发,应援的呐喊都那么发飘无力,忍不住抱在一起哈哈大笑。

谁年轻的时候会想到自己老后还在追星呢?不过现在追得更多的是青春吧。

演唱会后,她们三个说要去做spa,我看下时间,快23:00了,就说有事不了。她们摆手说,行吧,都一把年纪了,原谅你见色忘义了,祝你早日泡到小鲜肉。

23:00,迪厅门口。

我看着镜子里白发飘扬的自己,掏出一只口红,涂上,拿出一只墨镜,戴上。

属于我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82岁夜店女王岩室纯子说:“要么死在饺子店的料理台上,要么死在DJ台上。我最讨厌的是什么都不能做,在医院躺着等死。”

等我们80的时候,一样可以喝最烈的酒,蹦最野的迪,打最嗨的游戏,享受最美好的人生。

年龄,从来都不是问题。

ps:文章是看下面视频有感而写,不是广告,可以WiFi下观看。

《82岁饺子店奶奶,夜里竟是夜店女王,亚洲最高龄DJ的彪悍人生》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心有多野,迪就能蹦到多嗨。

// End

图片来自google

等我们老了,一起蹦迪玩游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191790845_328978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