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火车上遇到一美女,约我在卫生间……

陆明背着一只破旧的双肩包挤上昆仑山下百里之内唯一的一趟火车,该死的老头子莫名其妙的塞给他一张只写了地址和电话号码的纸条,让他去青阳市。

上了火车,陆明看着手中被自己攥的皱皱巴巴的火车票,扫了眼喧嚣的车厢,看着拥挤的人,他有些无奈。

因为这里是首发站,而且又地处大西北最深处,经济条件相对要落后,穷疯了的人都想去外面的世界打工,所以,车上的人也相对较多。

深吸了口气,陆明朝着自己的座位走去,之所以是走而不是挤,是因为陆明穿梭在人群中身子如游鱼般与每一名乘客擦肩而过却又显得异常轻松,以至于周围的人根本就没有察觉出丝毫异样。

轻轻松松穿过人群,来到自己的座位附近,陆明发现周围几个男人目光似乎有些异常,就好像公狗看到了一只温顺的母狗,充满了欲望。

陆明心下好奇,绕过最后一排座位后,终于来到了自己座位旁,他买到的是双人座,而此时他座位旁边已经端坐了一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陆明眼睛不禁亮了起来,终于明白周围几个男人为何会露出如此饥渴的目光。

“哇塞,想不到一路同行的竟然是个大美女耶!”陆明心中大喜,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座位上的女人。

一头乌黑的大波浪自然的垂在胸前,映衬着胸前那一对呼之欲出,陆明眼尖,透过那条黝黑的沟壑,他甚至可以看到另一副春光。

唐然低着头,似乎有些疲惫,陆明忙干咳了两声,想要提醒一下她有人来了,可是唐然并未有多大反应。

“美女,麻烦起一下身,让我进去!”

陆明的座位在里面,女人挡在那里,他没办法只好主动开口,心里却笑开了花,“老天,这不是明摆着让本帅哥和女搭讪么!”

“嗯!”唐然终于有了反应,点点头起身,身子朝着旁边微微侧了下,露出一条很窄的路,却依旧低着头。

陆明有些好奇,但也没多说什么,贴着唐然的身子朝里面挤去,当陆明的身子与女人贴到一起的时候,陆明动作慢了下来,露出一副吃力的表情。

“那啥……”陆明有些不好意思,“美女,能不能再往外靠一靠……”

这丫的摆明了就是想吃人家豆腐,还露出一副很无辜、很吃力的表情。

唐然心里很火大,要不是她现在很不舒服早就对着陆明咆哮起来,可现在没办法,她那个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时候来了。

唐然忍着心中的火气,身子又往外挪了挪。

陆明感受着唐然弹性十足的翘臀,心中啧啧称赞,自己活了十八年,还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与女人亲密接触,暗叫一个爽。

“咦?”

陆明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在山上跟着老头子学了十八年的医术,对于医道一途颇有研究,仅仅是与唐然一个贴身,便感受到了她的血脉似乎有些不畅,转念一想便了然于心。

身子一滑,陆明坐到自己座位上,将自己的包随意丢到眼前的桌子旁,对身边的唐然斜睨着眼睛,笑了起来,“美女谢谢啊!”

唐然没多说什么,直接坐了下来,一双手很不自然的贴在自己的小腹处,陆明将这一切都看在眼睛,心中窃喜,“丫的,这简直就是天公作美啊!”

陆明闻着身边唐然身上那一股淡淡的幽香,心里别提有多爽了。

“美女,你哪里不舒服么?”陆明忽然开口了。

“没事!”唐然冷冷的回了一句,似乎不想和身边的人多说一句话,自始至终她都没正眼瞧一下陆明。

陆明眉头一挑,抚摸着左手无名指上的一枚黑色戒指,眼中露出一抹光,心中暗道:“原来是个冷美女,啧啧,听说越冷的美女越开放,不过这天底下还有本帅哥驾驭不了的女人么……”

想着想着,陆明潇洒的甩了甩头发,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笑意,故作高深的咳嗽了两声,不动声色的淡淡道:“疼的话就揉一揉呗!”

“你……你说什么!”唐然猛的抬起头,怒视身边的陆明。

陆明看着抬起头来的唐然,愣了那么零点一秒钟,眼前的唐然眉如柳叶,眼含秋波,腮不粉而黛,唇不点而朱,一只小巧的鼻子玲珑剔透,只是脸色略显苍白,有些病态,这绝对是一个极品美女。

“我说既然疼就揉一揉,这样或许会缓解一下疼痛!”陆明盯着唐然,语气有些打趣,望着那一双充满怒火的眸子,笑着开口。

“按揉三阴交穴、血海穴可以有效的缓解一下痛经!”陆明未等唐然开口便直截了当封杀了她开口的机会。

唐然愣了一下,原本的怒火也慢慢平息下去,有些惊讶的看着陆明,“你是医生?”

“算是吧!”陆明想了想,自己似乎没有医生证明,只能如此回答。

“你说的那两个穴位在哪里?”

唐然可能是真痛的有些受不了,见陆明点头便也相信了三分,便忍不住开口询问。

“三阴交位于小腿内侧,足内踝尖上三寸,胫骨内侧缘后方!”陆明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目光有意无意的朝着唐然的小腿扫去,“血海穴位于大腿内侧,髌底内侧上两寸!”

“啊,臭流氓!”

唐然听到这个回答,轻呼怒骂,一想这两个穴位的位置,刚刚熄灭的怒火又燃烧起来。

“痛经的女人不能动气,不然会引起内火,越来越严重,有可能未到中年就成为黄脸婆!”陆明将唐然的神色全部收在眼底,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便先下手为强,严肃的盯着唐然,语气带着警告。

“你……”

唐然很生气,可是他说的话似乎很在理,冷哼一声坐回去,伸手在自己的大腿内侧轻轻的揉了起来,另一只手则伸到下面去揉三阴交。

起初唐然还有些拘谨,动作也很谨慎,但慢慢地她发现自己腹部真的没有那么痛了,心中一喜,便加大了一些力度。

“治疗痛经可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有反作用!”陆明在旁边一脸笑意,鬼才知道他心中打着什么歪主意。

“那怎么办?”唐然有些急了,“我要去青阳市,这一次买票晚了,没买到卧铺……”

“耶!”陆明一听唐然要去青阳市,整个人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心中大呼,“想不到大美女竟真的与我一路同行,幸福啊……”

“你要去青阳市?”陆明心中大喜,脸上却不动声色,“去青阳市可要一天多的时间,你这种状况恐怕很难坚持!”

说完,陆明又露出一股深思的神色。

“那……你有什么办法么?”唐然见陆明露出一副深思模样,以为他心中在想着什么方法,目光有些期盼。

“嗯……也不是没有办法!”陆明露出一副无奈之色,“只是要委屈一下你!”

唐然闻言,脸上露出喜色,当听到陆明说委屈的时候,心中又有些警惕,“什么委屈?”

“哎!”陆明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你倒是说啊!”唐然见陆明不开口,反倒有些着急。

“我这个人呢,一般不给别人治病……”陆明开口了,刚说到这里便被唐然打断了。

“要多少钱你说!”唐然拿过自己的包,望着陆明,若只是钱的问题的话那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咳咳……”陆明被唐然的话噎了下,忙摇头,“不是钱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

说着话,陆明目光落在唐然的小腹之上,无奈道:“你以为要缓解痛苦是那么简单的事?我要进一步治疗,但是这里人太多了……”

“啊!?”唐然恍然大悟,扭头看了看周围,发现十几双绿油油的眼睛盯着自己,忙又对陆明道,“那怎么办?”

陆明面色痛苦,咬了咬牙根,仿佛下了什么重大决定,看着唐然,郑重问道:“你真的想治?”

“我那里真的很痛,按照你说的法子揉了揉有所缓解,却依然很难坚持到青阳市!”唐然一脸痛苦之色。

“这里人多,不然你跟我去趟卫生间!”陆明终于说出心中所想,心里简直就乐开了花,“嘿嘿,大美女,快点上钩……”

“啊!”唐然脸色变了数变,跟一个大男人去厕所,而且还是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这若是出了什么意外……

唐然不敢再想下去,忙把头扭到一边,不再搭理陆明。

“美女,你不痛了?”陆明心中窃喜,看着不理会自己的唐然。

“哎!”陆明再次叹息,似乎在自言自语,“我都说了要委屈一下你,是你非得逼我说的,结果我说了,你却不愿意了,这种病要是拖久了估计会留下后遗症,这么一个大美女提前变成黄脸婆……哎,太可惜了……”

陆明有意无意的自言自语自然落在唐然的耳朵里,当陆明说到后遗症和黄脸婆的时候,唐然有些不淡定了。

“你……你说的是真的?”唐然有些急。

“啊?什么?”陆明开始装糊涂。

“后遗症和黄脸婆……”唐然紧张的看着陆明。

“嗯!”陆明点头,认真回道,“这都是医学常识吧!”

“噌!”

陆明刚说完,唐然就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冷冷的对陆明来了一句,“跟我来!”

“去……去哪?”陆明一脸茫然,心中却是一片得意,“大美女,我来了!”

“厕所!”

唐然甩下俩字,就挤进人群,朝着车厢一头的卫生间走去。

<未 完 待续>

美女竟然主动要求去厕所治病!天赐良机怎么可以浪费呢,医生和美女在厕所会发生点什么呢……?

.........

↓↓↓↓↓

文章转载自:http://www.sohu.com/a/133933021_182883
版权归原作者享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感谢您的支持理解!